支付机构:息差不是关键,通道费议价权是关键

失去备付金息差不是支付机构最心疼的,人家最心疼的是通道费率议价权的流失。不是此前部分研报预料的“年底突破万亿”,而是在11月底就达到了1.24万亿——这是央行最新金融统计数据披露的,已经上缴至央行手里的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支付机构缴存的力度,在1月14日大限来到之前,陡然更猛。

11月份单月就上缴了2490亿元备付金

image.png

今年10月末,支付机构缴存到央行统一监管账户的客户备付金存款,自该数据披露以来第一次达到了接近万亿的程度:9956.91亿元。随后市场据此分析称,近日这一数据应该已经达到了万亿。

而事实上,备付金上缴的增幅比市场预想得还要更猛一点.最新的数据显示,11月末央行手上的备付金就已经达到了12446.46亿元。

这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仅11月份当月,支付机构就上缴了约2490亿元;比此前几个上缴金额较少的月份,加起来还多。

事实上,不在少数的支付机构并不是自备付金上缴的监管意见一下来,就即刻执行的。“上半年其实根本没有强制执行,我们又不是监管和市场紧盯着的那几家巨头,所以当时缴存动力没有这么大。我们上缴严格来说是从下半年,大概7月开始的,然后逐月提升。”一名市场排名10名左右的中型支付公司高管告诉记者。

2017年1月,央行宣布将直接收拢备付金统一管理权限,要求支付机构将一定比例的客户备付金缴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但当时,央行并未明确“一定比例”究竟多少,某些互联网支付和预付卡支付公司,根本没有大规模上缴备付金。

直到今年6月,央行再度发布了《关于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全部集中缴存有关事宜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从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机构客户备付金集中缴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实现100%集中缴存。

于是才有了“1月14日”缴存大限的说法。央行支付结算司的特急文件,其实也是对这一时点的再强调。也就是因为监管层的三令五申,才真正迫使中小机构全面上缴。

息差不是关键,通道费议价权是关键

image.png

备付金上收后产生的息差损失,已经是诸多媒体报道的焦点。但事实上,这点对支付机构影响有限——只是让支付机构失去了“薅羊毛”的空间。

“最主要的影响,不是肉眼看得到的几个数字。而是我们不能再利用沉淀结算存款,去压降调用银行支付接口产生的通道费用。”上述支付机构高管告诉记者。

事实上,在不少支付业和银行业人士看来,上个月某第三方支付巨头和某股份行的“提费甩锅罗生门”之所以耐人寻味,是因为暴露了很多业界长期存在的收费节点和成本转嫁潜规则。

“只是一种猜测:以前银行给支付机构的快捷支付通道费率应该是跟协议存款挂钩的。但最近备付金都被上收了后,存款没了。按照原来的协议,存款少了,费率就上浮了。”彼时一位上市银行网金人士如此分析。

无独有偶,另外一家上海大型支付机构的高管也向记者阐述了同样逻辑。这位高管表示,“确实,我们支付机构一般都用结算存款来压降银行的通道费率,这个情况并不难理解。现在都交给央行,议价空间不大,所以我认为这种情况还会陆陆续续上演。只是头部机构有这个权利,我们小的支付公司根本不敢”。

(编辑:柠檬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