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G20峰会将会召开:这将会是油价反弹的转折点吗?

今年,全球90%的资产都惊现大幅下挫——油价闪崩(较4周前的4年高点跌30%),美股(近2个月回撤达10%)、A股等新兴市场股市同步下挫,人民币仍呈弱势震荡,美元似乎成了唯一的赢家。

市场风险情绪能否边际改善?

image.png

眼下,随着估值调整到一定程度,市场风险情绪能否边际改善?11月30日举办的为期两天的G20(二十国集团)峰会可能是一个重要拐点。中国外交部表示,中美双方确实就两国元首在G20峰会期间会晤相关事宜保持着沟通;此外,外媒称俄罗斯总统普京或将在G20会议上会见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这意味着在12月6日的欧佩克(OPEC)大会前,世界两大原油出口国的关键决策人员将提前会面,这可能对近期动荡的油价产生巨大影响。

“美股的疲软是刺激美国希望弱化贸易摩擦的关键因素。一年来,美国总统特朗普始终将美股牛市作为其政策成功的佐证,但如今标普500指数从9月高位大幅回撤10%、科技股集中的纳斯达克100指数更是大跌近15%。虽然我们并不预计会有正式的协议,因为细节性的协议需要更多时间,但我们的确预计会有一个主导双边进行谈判的框架,这将大大降低全球股市的尾部风险,相关风险资产可能会出现短暂的反弹。”渣打全球宏观策略总主管罗伯逊(EricRobertsen)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但风险资产要出现全面、可持续的反弹,仍需要机构不断加仓,但目前似乎还看不到这种迹象,加仓10年、30年美债仍是合适的避险策略。”

机构也预计,美股波动不会影响美联储加息,未来人民币可能仍然小幅承压,峰会后的反弹幅度可能弱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但中国股市可能会成为在岸市场情绪的晴雨表。“亚洲股市或为未来10年全球股市回报率最高的板块,虽然贸易不确定性犹存,但已基本计入当前估值。长期投资者或可积极布局当前领跌的新兴市场区域(中国、韩国和印度)和板块(科技、非必需消费品和金融),短期跌幅或为投资者创造逢低买入的良机。”花旗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部主管吴晶晶对记者称。

全球股市仍难持续反弹

image.png

此次G20峰会将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主流机构预计,如果G20后风险情绪好转,全球股市大概率会出现反弹。在美股方面,摩根士丹利美股首席策略师威尔逊(MichaelWIlson)对记者称,“好消息是,在估值回调后,指数的下行风险已经降低,而且盈利预测已开始下降(成长股的降幅要大于价值股),但这仍然需要一段时间,因为让公司承认盈利承压往往几经周折。”

截至目前,标普500指数的12个月远期市盈率从去年12月的峰值到10月低点已下降18%,“我们认为90%的估值破坏已经完成,未来的风险更多存在于个股层面,尤其是一些估值与盈利不匹配的股票。”威尔逊称。

但威尔逊也呼吁,“不要像在交易牛市一样交易熊市”。今年,接近20%的美股都下跌了近20%,且市场交易的方式也像是在熊市,“2018年是2002年来首次‘买跌’策略不奏效的一年,这种市场行为是很罕见的,这也与过去的熊市、萧条周期一致。”未来,回购力度的下降和盈利见顶预期是美股的主要风险。

至于亚太市场,尤其是A股市场,机构虽不认为会出现彻底的全面反弹,但整体态度已经边际改善。记者也了解到,包括外资在内的不少机构已经减少了现金持仓。惠理投资董事余小波近期表示,“目前A股性价比较高,我们已增加了不少A股头寸,尤其是在细分领域找到了众多龙头,例如对制造业、消费领域的中小盘公司做了大量布局,核心逻辑是这些股票比起市场持股过度集中的大盘股性价比更高。”

至于更可持续的资金流入时点,渣打财富管理部投资策略总监王昕杰对记者表示,亚洲的周期比美国稍晚,要是美国结束货币紧缩甚至转向宽松刺激,美元走弱,资金就有机会再度回流新兴市场/亚洲。“但在此之前,美联储还在加息阶段,市场的波动加大,亚太股市整体很难吸引明显的资金流入,配置上要比过去多增加一些防御性的资产,美元短债、新兴市场美元债,甚至一些黄金,去对冲波动风险。”

人民币短期仍将维持区间波动

image.png

11月初,中美领导人通电话,人民币一度大涨近千点,不过此后又出现一定回调。G20峰会前夕,人民币对美元仍处于弱势区间波动状态。截至11月26日,人民币对美元官方收盘报6.9351,较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涨70点。

“11月以来,人民币维持在6.86~6.98的区间内波动,中美利差目前维持稳定。但美联储预计仍将持续加息,而中国央行加息的可能性很小,因此人民币未来仍将受到一定中美利差扩大的压力。”罗伯逊告诉记者,G20峰会后人民币反弹的力度可能弱于其他新兴市场货币。

他称:“美联储不太可能会为美股波动而停止加息步伐。虽然市场目前对于明年加息幅度的预期已经从60个基点降到了29个基点,甚至预计2020年会出现降息,但这可能太过悲观,如果G20后风险情绪好转,那么加息预期可能会再次上升。”

不过,吴晶晶也对记者表示,市场并不预计人民币会出现持续大幅度贬值。中国银行发布三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提及,需防止形成人民币单向贬值预期。

此外,机构普遍认为,2019年美元持续走强的可能性较小,有交易员对记者提及,“美元加息周期将集中在未来12个月,而且从历史来看,当加息进入后半场、扩张周期逼近尾声,美元往往逐步走弱而非渐强。”

油价仍受供需失衡抑制

image.png

就国际油价而言,当前机构预计,即使G20峰会后油价出现短期反弹,但中长期也很难大幅走升。

截至11月26日19:40,布伦特原油报59.9美元/桶,WTI报50.9美元/桶,分别较10月的最高点86.7美元/桶、75.9美元/桶大跌近30%。

供需失衡的预期仍是抑制油价长期上行的主因。国际能源署(IEA)月报维持2018年、2019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预估不变,分别为130万桶/日和140万桶/日;将2018、2019年非OPEC石油产量增长预估分别上调至240万桶/日和190万桶/日,预计美国2018年石油供给增长210万桶/日,2019年将增长130万桶/日。

“早前造成油价大跌的主要原因在于,美国对伊朗制裁对后者原油供给的影响并未如市场之前预测的大,尤其是美国也暂时豁免了8个国家,允许它们继续进口伊朗原油;OPEC主要国家此前均表示要增产,并提升产能;美国页岩油产量涨幅超出市场预期,且伴随着美国炼厂维修,原油库存不断增加。”中银国际环球商品市场策略主管傅晓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她也预计,尽管油价短期可能会触底反弹、炼厂复产或带动需求,但中长期并不乐观,尤其是明年1月中旬起,美国、加拿大、沙特、巴西等国产量上涨以及需求疲弱有望引发下一轮悲观情绪。

(编辑:柠檬味)

说点什么